【环球快播报】騰訊的 Web3 夢想 不到一年就「破滅」了?

时间:2022-11-11 13:31:16 来源:

作者:趙維鵬

因追逐風口誕生,又在風停時「落幕」。

數字藏品在國內剛火不到半年,就迎來了第一次洗牌。


(资料图片仅供参考)

據《界面》報道,騰訊正計劃在本周裁撤「幻核」業務。騰訊幻核是騰訊旗下的數字藏品平臺,上线於 2021 年 8 月,至今尚不滿一年。幻核隸屬於騰訊 PCG,是該部門的創新業務。

根據《華夏時報》,幻核方面向記者表示:我們並未收到相關通知,目前運營一切照舊。目前在籌備 App 全新版本,和升級舊藏品體驗,新藏品的發售會延後。不過,幻核方面也並未否認,幻核是否會被裁撤,也並未向記者表示該消息爲「謠言」。

即使騰訊真的裁撤「幻核」業務,也並不代表騰訊完全放棄區塊鏈。業內推測,至少「幻核」所依托的至信鏈仍將正常運營。至信鏈基於騰訊雲而生,是由騰訊、中國網安、楓調理順聯合建設的區塊鏈平臺,目前已經爲新華社、人民文創、北京市文物局和中央廣播電視總臺等多家單位提供區塊鏈服務。

東西賣不出去,

泡沫破了

國內的 NFT 熱潮起源於 2021 年 6 月,當時支付寶聯合敦煌美術研究所發布了兩款 NFT 皮膚,價格一度被炒到了 100 多萬。

兩個月後,騰訊上线了 NFT 發售平臺「幻核」App,後來出於合規考慮,將 NFT 的叫法更名爲「數字藏品」。

幻核很快成爲了國內最大的數字藏品平臺之一。自從去年 12 月底新華社發布首套數字藏品,NFT 被官方承認,數字藏品熱度便在春節後开始攀升。一個數據顯示,今年 2 月,國內數字藏品平臺不超過 100 家。截止 7 月,國內上线的數字藏品平臺已達 681 家。

幻核APP界面

然而,從四五月份开始,市場情緒從非常亢奮的狀態开始轉向悲觀。「從大家的聊天可以看出來,沒人买了,因爲目前無利可圖了。」「數藏艦」主理人黃凱告訴極客公園,「新用戶進來的數量正在下滑,平臺的數量又在不斷增加的時候,我們就已經明顯的看到一個趨勢,很多平臺賣不動了,連大廠也賣不動了。」

根據《界面》報道,在幻核上线之初,首批限量 300 個的「十三邀黑膠唱片 NFT」在 1 秒內售罄,但近一個月來,幻核的多個數字藏品已經出現了滯銷情況。幻核於 6 月 21 日發行的《弘一法師書法格言屏數字臻品》滯銷共計 20245 件,於 6 月 17 日發行的木板水印《十竹齋畫譜》系列共計滯銷 8206 件。

此前幻核保持着一周一次,甚至一周兩三次的數字藏品上新頻率,而過去兩周幻核 App 再未發售新的數字藏品。

在二三月份的時候,幻核的銷售情況極好,幾乎推出便立刻售罄。很多購买者覺得,連不知名小平臺的產品都能賺很多,那么大廠旗下的幻核應該能賺更多。如果未來幻核能夠开通二級流轉市場,那么購买的幻核產品會增值更多。

然而,對大廠的幻想越大,風險越高。「數字藏品能賺的這點錢對於騰訊來說不算什么。因爲監管政策並不明確,騰訊沒有必要冒風險去开通二級市場。」從去年开始做數字藏品解決方案平臺的 Lucy 表示。

隨着海外 NFT 市場熊市的到來,也影響到了國內市場,「大家覺得有泡沫破裂的風險,而幻核是很堅定地不开設流轉平臺。幻核的產品也成了最先賣不動的。」她分析道。

對於騰訊來說,當數字藏品賣不出去,又無法冒着政策的風險开通二級市場提振行情,新業務「走投無路」之時,這個賺快錢的生意,也基本要告一段落了。

「收智商稅」的套路失效,

下半場开始了

數字藏品爲何會異常火爆?某數字藏品平臺主理人阿澤觀察到,早期購买數字藏品的人中,80% 的人來自於炒鞋圈、炒茅臺圈、炒門票圈的黃牛,「這幫人意識到這是有利可圖的,而且他們手中有很大的用戶群。」這些用戶群以 95 後爲主,男性佔絕大多數,「屬於涉世未深的那一類」。

很快,這引來了黑產的注意,一位網絡安全團隊的成員告訴我們,因數字藏品起初被炒作起來的升值空間,他們監測到,今年 3 月前後,黑產情報數量也开始爆發。

黑產會實時監控 NFT 發售平臺各大活動的情況,整理成表格,在群裏共享,每天更新。進而編寫程序進行搶購,然後再進行倒賣,整個過程暴利且違法。黑產的助推,進一步讓這個領域的炒作更加瘋狂。

很多數字藏品本身沒什么價值,在審美上也缺乏競爭力。「當下的數字藏品很不健康,很少有人關注它本身是否有藝術價值,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歡或者有收藏價值。只考慮能不能賺錢。」

在某互聯網大廠做數字藏品的一位內部員工孫權看來,大廠做數字藏品也相當於「割韭菜」,「看別人家都做了,自己也琢磨着怎么從中賺一筆。並沒有想清楚這件事的意義。」

孫權發現,有一些機構會去找數字藏品平臺,或者平臺會找到他們,彼此商量設計怎樣的玩法,提前透露要怎么炒作。

周瑜打黃蓋,一個愿打一個愿挨。投資者是懷着僥幸心理,以爲轉手就可以賺差價。一個並不獨家的徐悲鴻數字墨馬藏品可以賣到單價 128 元,且發售便秒空。「其實你买的就是一個圖片,很少有版權產品,說白了就是智商稅。沒什么意義。」

「靠不健康的炒作運作的行業肯定是無法持久。」黃凱覺得,「行業裏的人也希望或者呼籲國家盡可能地保留數字產品的轉贈,同時避免它的金融化,避免它的炒作。這個就要看國家的政策了。就怕這個市場現在被一些小平臺玩壞了,國家出來一個一刀切的政策,直接封掉了流轉。那對行業來說將是毀滅性的打擊。」

從官媒的發聲來看,政府機構更希望借數字藏品弘揚傳統文化,挖掘數字文創的價值,以及回到區塊鏈本身的確權價值等等。幻核的裁撤其實也是對數字藏品過去半年的小結。經歷過此次洗牌,行業或許會回歸數字藏品藝術價值、內涵的討論,「還是要去思考數字藏品到底能給我們帶來什么。」

(Lucy,阿澤,孫權爲化名)


关键词:

Copyright   2015-2022 全球网版权所有  备案号:豫ICP备16036756号-6   联系邮箱:nuoxi 7979247 @sohu.com